“光盘”五味


  瓜菜半年粮的年代,我们家的盘子是待客才会用到的。客人到家了,烧滚了水,泡上大叶子茶,铁锅里炖上点白菜豆腐,再割把韭菜炒三两个鸡蛋,就是最好的菜肴。
  客人吃饭的时候,我们看着盘子里的菜,两眼放光,心里渴盼着客人快点吃饱,哪怕给我们留下点菜底子也好。客人夹一筷子,我们的心紧一下,眼看着一个个盘子见了底,我们的心里就会泛起一层苦咸苦咸的感觉,分明是屋檐下面咸菜缸里陈旧的盐卤味。
  买不起肉,可怜的几个鸡蛋要攒起来换粮食,父亲一个月5元钱的工资,根本不顶事儿。大铁锅里天天是蒸地瓜、高粱饼子、玉米窝头,外加一碗淘洗了很多遍还齁嗓子的老咸菜。每年冬天豆腐飘香的日子,清脆诱人的豆腐梆子声,敲得我们一个劲地吸鼻子。很多次走在上学放学的路上,闻着街上白菜炖豆腐的香气,心里非常巴望吃上一大碗。当走进家门,看到大铁锅里的玉米面粥或者清水煮白菜时,满怀希望的心瞬间酸涩一片。还不懂事的我常常问母亲,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吃豆腐啊?母亲却总是摸摸我的头,笑呵呵地告诉我,快了快了,很快就过年了,过年我们就能好好吃一顿豆腐了。
  哥哥去乡里读初一的那年,第一场大雪飘落,路滑难走,哥哥和他的同学中午都不能回家,母亲给了哥哥两毛钱,让他买饭吃。哥哥犹豫着接过钱,放进贴身的衣袋里,使劲地摁了好几次,踩着满地的积雪,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。晚上放学回到家里的哥哥,通红的脸上笑出了一朵花,他用双手托着一小块豆腐,小心地放进菜盆里,连蹦带跳地不竭揉搓冻得生疼的双手。母亲看看高兴不已的哥哥,再看看白生生的豆腐,迅速地低下头去,钻到三屉桌下面拿白菜去了。
  一斤豆腐,炖了半锅白菜。吃饭的时候,哥哥看到本身碗里的豆腐多,转着圈地往我们碗里拨。母亲看着哥哥拨到她碗里的豆腐,半吐半吞,眼圈却红了。阿谁大雪纷飞的夜晚,我们家的大铁锅里干干净净,连一粒豆腐沫也没有剩下。
  哥哥大学毕业以后,我们家里的生活条件也好了许多。每次吃白菜炖豆腐的时候,母亲都会多放肉和豆腐。每次吃饭,她先舀一碗肉多的端给奶奶,再把肉均匀地舀到我们的碗里,而她本身的碗里总是不见一块肉。我们不吱声,呼呼啦啦地吃饭,最后把剩菜往母亲跟前一放,让她解决。母亲看着碗底的那些肉,好半天才夹起一块放进嘴里,满足地对我们说:“这肉真香! ”
  第一次带着父亲母亲去饭店吃饭的时候,他们一个劲地说着够吃了,别要了。那一次,我们把点的菜都吃光了,父亲母亲看着一桌子的光盘,笑得合不拢嘴。
  这些年,逢年过节,父母生日,我们一大家子人经常去酒店吃饭,每一次剩下的菜,无一例外全部打包。我们若是稍有嫌弃,父亲母亲就开始给我们讲过去的生活,讲他们在太阳底下跌打滚爬,春种夏忙秋收的辛苦。在他们一遍遍絮叨中,我们慢慢养成了爱护保重粮食、节俭生活的好习惯,日常的饮食不雅观念也越来越健康了。□崔向珍

德州乐天棋牌招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乐天棋牌招商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乐天棋牌招商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乐天棋牌招商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乐天棋牌招商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不雅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