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家老哥俩


  我公公理性内敛,说起话来慢声细语;我父亲性格外向开朗,喜热闹。父亲大我公公7岁,老哥俩虽然脾气不同却很投缘。
 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1988年2月,春节刚过。我和我对象刚认识不长时间,彼此还不太了解,远没到谈婚论嫁的程度,父亲和公公只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没见过面。父亲在交通局主管公路工程建设工作,单位派了一名业务员和一名司机远赴长沙买回来一台崭新的推土机。可是这台机器故障不竭,请了好多师傅修也没修好,给厂家打电话,厂家推说工作太忙派不出技术员来指导补缀。父亲决定请农机局的专家来看看,我公公便是请来的专家。
  当时我公公来到那台推土机跟前,围着机器转了几圈,这儿瞧瞧那儿听听,又拆开一些配件仔细检查,足足有半个小时没说话。我父亲是急性子,忍不住问他:“崔工,您看出这台机器有什么问题吗? ”我公公回答:“这不是新的,是旧机器重新组装翻新的。”这句话无异一声惊雷惊呆了所有人,我父亲着急地问:“崔工,您可看清楚了,不会错吧?我们可是买的新的。 ”“不会错,是旧的。”公公必定地回答,“重新喷的漆,主体机器是正牌厂家的,八成新,其他部分配件是杂牌货,部分线路连接有问题。 ”
  父亲马上叫来去购机的业务员,让他核实。本来,长沙阿谁正厂旁边有几家山寨机械厂,也生产相似的推土机,鱼龙混杂,业务员没仔细核查真伪,买回来一台冒牌货,后来又换回了一台新的。
  问题明朗了,我父亲特别感谢我公公,激动地握着人家的手叫“亲家”,我公公一愣神,脸一下子就红了。毕竟两人是头一次见面,我们还没定婚。
  我父亲那天一回到家就高兴地对我母亲大夸特夸我那未来的公公。敬佩之情溢于言表,巴不得赶快让我嫁过去才好。就这样,在他老亲家哥俩的催促下,我和对象不久就结了婚。
  隔行如隔山,公公精通农业机械,可对建筑土木工程是门外汉。 1996年房改,婆婆家分到三间老房子。那时间,我婆婆的父母岁数大了,也把他们接到城里来住。房子破旧不胜,父亲知道了,跑到我婆婆家建议重新翻盖。公公没盖过房子,更觉得盖房子是件大事,心里发怵犹豫不决。在我父亲眼里盖三间平房小菜一碟,就大包大揽地帮我公公张罗起盖房来。不长时间,三间正房两间偏房外加一间南屋一间门楼还有厕所就盖好了,并且新房盖得宽敞大气,结构合理,式样美不雅观,又很经济实惠。两人都很兴奋,特别是公公别提有多佩服父亲了。
  三十多年来,老哥俩经常聚聚会聊聊天吃吃饭,长时间不见面还想念对方。不幸的是父亲两年前因病去世,公公在父亲患病期间不时前去探望,陪他聊天儿,安慰他以期减轻他的痛苦。得知父亲去世,公公更是哀思不已。公公常常对我说:“你爸是个好人哪,我和他没处够啊。 ”□韩素革

德州乐天棋牌招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乐天棋牌招商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乐天棋牌招商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乐天棋牌招商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乐天棋牌招商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不雅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